www.Toplulu.comwww.Toplulu.net
【神相全編卷二11】


五行相說

夫人之受精於水,凜氣於火,而為人。
精合而後神生,神生而後形全。
是知全於外者,有金木水火土之相,有飛禽走獸之相。
金不嫌方,木不嫌瘦,水不嫌肥,火不嫌尖,土不嫌濁。
似金得金,剛毅深。
似木得木,貸財足。
似水得水,文學貴。
似火得火,見機果。
似土得土,厚柜庫。
故豐厚嚴謹者,不富即貴。淺溝輕燥者,不貧則天。
如女子之氣,欲其和媚,相貌欲其嚴整,若此者不富則貴也。

論形

人秉陰陽之氣,肖天地之形,受五行之資,為萬物之靈者也。
故頭象天,足象地,眼象日月,聲音象雷霆,血脈象江河,骨節象金石,鼻額象山岳,毫發象草木。
天欲高遠,地欲方厚,日月欲光明,雷霍欲震響,江河欲潤,金石欲堅,山岳欲歧,草木欲秀,此皆大概也,然郭林宗有觀人八法,是也。

論神

夫形以養血,血以養氣,氣以養神,故形全則血全,血全則氣全,氣全則神全。
是短形能養神,托氣而安也。
氣不安則神暴而不安,能安其神,其惟君子乎。
窮則神游于眼,寐則神處于心,是形出處于神而為形之表,猶日月之光外照萬物,而其神固在日月之內也。
眼明則神清,眼昏則神濁。
清則貴,濁則賤。清則臥多而寐少,濁則寐少而寐多。
能推其寐者,可以知其貴賤也。
夫夢之境界,蓋神游於心,而其所游之遠,亦不出五臟六腑之間,與夫耳目視聽之門也。
其所游之界,與所見之事,或相盛而成,或遇事而至,亦吾身之所有也。
夢中所見之事,乃吾身中,非出吾身之外也。

白眼撣師說夢有五境:
一曰靈境,二曰寶境,三曰過去境,四曰見在境,五曰未來境。

神慘夢生,神靜則境滅。
夫望其形,或洒然而清,或朗然而明,或凝然而重,然由神發于內而見於表也。
神清而和,徹明而秀者,富貴之相也。
昏而柔弱濁而結者,貧溝之相也。
實而靜者其神安,虛而急者其神慘。

相主神有七

藏不晦,藏者不露也。
晦者無神也。
安不愚,安者不搖動也,愚者不變通也。
發不露,發者發揚也,露者輕跳也。
清不枯,清者神逼人也,拈者神而死也。
和不弱,和者可親也,弱者可呷也。
怒不爭,怒者正气也,爭者氣也。
剛不孤。剛者可敬也,孤者可惡也。

詩曰:

神居形內不可見,氣以養神為命根。氣壯血和則安固,血枯氣散神光奔。
英標清秀心神爽,氣血和調神不昏。神之情濁為形表,能定貴賤最堪論。

論氣

夫石蘊玉而山輝,沙懷金而川楣,此至精之實,見乎色而發於形也。
夫形者質也,氣所以充乎質,質因氣而宏。
神完則氣寬,神安則氣靜。
得失不足以暴其氣,喜怒不足以驚其神。則于德為有容,於量為有度,乃重厚有
福之人也。
形猶材有杞梓梗棉荊棘之異,神猶士所以治材用其器,聲猶器聽其聲,然後知其器之美惡,氣猶馬馳之以道善惡之境。
君子則善食其材,善御其德,又善治其器,善御其馬。小人反是。
其氣寬可以容物,和可以接物,清可以表物,正可以理物。
不寬則隘,不利則媯&棡脂仃`磺則濁,不正則偏。
視其氣之淺深,察其色之燥靜,則君子小人辨矣。
氣表而舒和而不暴,為福壽之人。
急促不均,暴然見乎色者,為下賤之人也。
醫經以一呼一吸為一息,凡人一晝夜計一萬三干五百息,今觀人之呼吸疾
徐不同,或急者十息,遲者尚未七八。
而老肥者大疾,勿其者差遲,故恐古人之言猶末盡理。
夫氣呼吸發乎顏表,而為吉凶之兆,其散如毛發,其聚如黍米。
望之有形,按之無跡,苟不精意以觀之,則禍福無憑也。
氣出人無聲,目不自察,或臥而不喘者,為之龜息氣象也。
呼吸氣盈而身動主死之兆也。
孟子不顧萬鐘之祿,能養氣者也,爭可欲之利悼悼然房其色而暴其氣者,亦何以論哉。

詩曰:

氣乃形之本,察之見賢愚。
小人多急燥﹔君子則寬舒。
暴庚災相及,深沉福有余。
誰知公輔量。虛受若重淵。

柳庄曰:從發際至承漿,左右氣止一百二十五部﹔
    若言黑子皆為助相,視其骨氣美者為妙也。



回 首 頁

品味人生資訊網 Toplulu.com © 1998 .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3.3 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