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千金賦直解】

動靜陰陽,反覆遷變。雖萬象之紛紜,須一理而融貫。夫!人有賢不肖之殊,卦有過不及之異,太過者損之斯成,不及者益之則利。生扶拱合,時雨滋苗。剋害刑沖,秋霜殺草。長生帝旺,爭如金谷之園。死墓絕空,乃是泥犁之地。

日辰為六爻之主宰,喜其滅項以安劉。月建乃萬卦之提綱,豈可助桀而為虐。

最惡者歲君,宜靜不宜動。最要者身位,喜扶不喜傷。

世為己,應為人,大且契合。動為始,變為終,最怕交爭。

應位遭傷,不利他人之事。世爻受制,豈宜自己之謀。

世應俱空,人無准實。內外競發,事必翻騰。

世或交重,兩目顧瞻於馬首。應如發動,一心似托於猿攀。

用神有氣無他故,所作皆成。主象徒存更被傷,凡謀不遂。

有傷須救,無故勿空。空逢沖而有用,合遭破以無功。

自空化空,必成凶咎。刑合剋合,終見乖淫。

動值合而絆住,靜得衝而暗興。入墓難剋,帶旺匪空。

有助有扶,衰弱休囚亦吉。貪生貪合,刑沖剋害皆忘。

別衰旺以明剋合,辨動靜以定刑沖。

併不併,衝不衝,因多字眼。

刑非刑,合非合,為少支神。

爻遇令星,物難我害。伏居空地,事與願違。

伏無提拔終徒爾,飛不推開亦枉然。

空下伏神易於引拔,制中弱主難以維持。

日傷爻,真罹其禍。爻傷日,徒受其名。

墓中人,不沖不發。身上鬼,不去不安。

德入卦而無謀不遂,忌臨身而多阻無成。

卦遇凶星,避之則吉。爻逢忌殺,敵之無傷。

主象休囚,怕見刑沖剋害。用爻變動,忌遭死墓絕空。

用化用,有用無用。空化空,雖空不空。

養主狐疑,墓多暗味。化病兮傷損,化胎兮勾連。

凶化長生,熾而未散。吉連沐浴,敗而不成。

戒回頭之剋我,勿反德以扶人。

惡曜孤寒,怕日辰之併起。用爻重疊,喜墓庫之收藏。

事阻隔兮間發,心退悔兮世空。

卦爻發動,須看交重。動變比和,當了進退。

煞生身莫將吉斷,用剋世勿作凶看,蓋生中有刑害之兩防,而合處有剋傷之一慮。

刑害不宜臨用,死絕豈可持身。

動逢衝而事散,絕逢生而事成。

如逢合住,須衝破以成功。若遇休囚,必生旺而成事。

速則動而剋世,緩則靜而生身。

父亡而事無頭緒,福隱而事不稱情。

鬼雖禍災,伏猶無氣。子雖福德,多反無功。

究父母推為體統,論官鬼斷作禍殃,財乃祿神,子為福德。

兄弟交重,必至謀為多阻滯。卦身重疊,須知事體兩交關。

虎興而遇吉神,不害其為吉。龍動而逢凶曜,難掩其為凶。

玄武主盜賊之事,亦必官爻。朱雀本口舌之神,然須兄弟。

疾病大宜天喜,若臨凶煞必生悲。

出行最怕往亡,如係吉神終獲利。

是故吉凶神煞之多端,何如生剋制化之一理。

嗚呼!卜易者知前則易。求占者鑒後則靈。

筮必誠心!何妨子日!

天時

天道杳冥,豈可度思夫旱潦。易爻微渺,自能驗彼之陰晴。當究父財,勿憑水火。妻財發動,八方咸仰晴光。父母與隆,四海盡沾雨澤。應乃太虛,逢空則雨晴難擬。世為大塊,受剋則天變非常。日辰主一日之陰晴。子孫管九天之日月。若論風雲,全憑兄弟。要知雷電,但看官爻。

更隨四季推詳,須配五行參決。晴或逢官,為煙為霧。雨而遇福,為電為虹。

應值子孫,碧落無瑕疪之半點。

世臨土鬼,黃沙多散漫於千村。

三合成財,問雨那堪入卦。五鄉連父,求晴怪殺臨空。

財化鬼,陰晴未定。父化兄,風雨靡常。

母化子孫,雨後長虹垂螮蝀,弟連福德,雲中日月出蟾蛛。

父持月建,必然陰雨連旬。兄坐長生,擬定狂風累日。

父財無助,旱潦有常。福德帶刑,日月必蝕。

雨嫌妻位之逢沖,晴利父爻之入墓。

子伏財飛,簷下曝夫猶抑鬱。父衰官旺,門前行客尚趑趄。

福合應爻木動交而游絲漫野,鬼衝身位金星會而陰霧迷空。

卦值暗衝,雖空有望.爻逢合住,縱動無功。

合父鬼沖開,有雷則雨。合財兄剋破,無風不晴。

坎巽互交,此日雪花飛六出。陰陽各半,今朝霖雨慰三農。

兄弟木興係巽風,而馮夷何其肆虐。

妻財發動屬乾陽,而旱魃胡爾行凶。

六龍御天,祗為蛇與震卦。五雷驅電,蓋緣鬼發離宮。

土星依父,雲行雨施之天。木德扶身,日暖風和之景。

半晴半雨,卦中財父同興。多霧多煙,爻上財宮皆動。

身值同人,雖晴而日輪含曜。世持福德,總雨而雷鼓藏聲。

父空財伏,須究輔爻。剋日取期,當明占法。

要知其詳,別陰陽可推晴雨。欲知其細,明衰旺以決重輕。

能窮易道之精微,自與天機而吻合。

身命

乾坤定位,人物肇生,感陰陽而化育,分智愚于濁清,既富且壽,世爻旺相更無傷。非夭即貧,身位休囚兼受制。

世居空地,終身作事無成。身入墓爻,到老求謀多戾。

卦宮衰弱根基淺,爻象豐隆命運高。

若問成家,嫌六沖之為卦。要知創業,喜六合之成爻。

動身自旺,獨力撐持,衰世遇扶,因人創立。

日時合助,一生偏得小人心。歲月剋沖,半世未沾君子德。

遇龍子而無氣,總清高亦是寒儒。逢虎妻而旺強,雖鄙俗偏為富客。

父母持身,辛勤勞碌。鬼爻持世,疾病纏綿。

遇兄則財莫能聚,見子則身不犯刑。

祿薄而遇煞沖,奔走於東西道路。福輕而逢凶制,寄食於南北人家。

子死妻空,絕俗離塵之輩。貴臨祿到,出將入相之人。

朱雀興福德臨身合應,乃梨園子弟。白虎同父爻持世逢金,則柳市屠人。

世加玄武官爻,必然梁上君子。身帶勾陳父母,定為野外農夫。

財福司權,榮華有日。官兄秉政,破敗無常。

卦卜中年,凶煞幸無挫折。如占晚景,惡星尤怕攻沖。

正內不利,李密髫齡迍邅。支卦有扶,馬援期頤矍鑠。

一卦和同,張公藝家門雍睦。六爻同擊,司馬氏骨肉相殘。

閔子騫考孚內外,父獲生身。孔仲尼父友家邦,兄同世合。

世應相生,漢飽宣娶桓氏少君為婦。晦貞相剋,唐郭曦招升平公主為妻.

箕踞鼓盆歌,世傷應位。河東獅子吼,應制世爻。

世值凶而應剋,顧聽雞鳴。身帶吉而子扶,喜聞鶴和。

福遇旺而任王育子皆賢。子化凶而房杜生兒不肖。

伯道無兒,蓋為子臨空位。卜商哭子,皆因父帶刑爻。

父如值木,竇君生丹桂五枝芳。鬼或依金,田氏聚紫荊三本茂。

兄持金旺,喜著荀氏之八龍。弟依水強,驚睹陸公之雙璧。

若也爻逢重疊,須現在以推詳。

財動剋親於早歲,兄衰喪偶於中年。

化父生身,柴榮拜郭英為父。化孫合世,石勒養季龍為兒。

世陰父亦陰,賈似道母非正室。身旺官亦旺,陳仲舉器不凡庸。

化子合財,唐明皇有祿山之子。內兄合應,陳白常有孺之之兄。

應帶勾陳兼值福,孟德耀復產於斯時。財臨玄武更逢刑,楊太真重生於今日。

合多而眾煞爭持,乃許子和之錢樹。官眾而諸凶皆避,如隋煬帝之綵花。

白虎刑臨,武后淫而且悍。青龍福到,孟母淑而又慈。

逢龍而化敗兄,漢蔡琰聰明而失節。化子而生身世,魯伯姬賢德而無疵

合而遇空,竇二女不辱於盜賊。靜而沖動,卓文君投奔於相如。

福引刑爻發動,衛共姜作誓於柏舟。身遭化鬼剋刑,班婕妤感傷乎秋扇。

二鬼爭權水父沖,錢玉蓮逢汝權於江滸。六爻競合陰財動,秦弱蘭遇陶穀於郵亭。

鬼弱而未獲生扶,朱淑貞良人愚蠢。官強而又連龍福,吳孟子夫主賢明。

若卜嬰孩之造化,乃將福德為用爻。

隨官入墓,未為有子有孫。助鬼傷身,不免多災多病。

胎連官鬼,曾經落地之關。子帶貴人,自有登天之日。

遇令星如風搖幹,逢絕地似雨傾花。

子孫化鬼,孝殤十月入冥途。祿貴臨爻,拜住童年登相位。

凶煞未攢震卦,李令伯至九歲而能行。吉神皆聚乾宮,白居易未週年而識字。

八純頑劣,晉食我狼子野心。六合聰明,唐李白綿心繡口。

陽象陽宮,后稷所以岐嶷。陰卦陰爻,晉惠所以戇騃。

龍父扶身,效藏燈於祖瑩。歲君值福,希投筆於班超。

官鬼無傷,曹彬取印終封爵。父身有氣,車胤囊螢卒顯貴。

金爻動合,啼則無聲。父母靜衝,兒須缺乳。

用旺兒肥終易養,主衰兒弱心難為。

身臨父母,莫逃鞠養之辛勤。世遇子孫,終見劬勞之報效。

若問榮枯,全在六親之決斷。要知壽夭,必須另卜以推詳。

病症

人孰無常,疾病無常,事孰為大,死生為大。

火屬心經,發熱咽乾口燥。水歸腎部,惡寒盜汗遺精。

金肺木肝,土乃病侵脾胃。衰輕旺重,動則煎迫身軀。

坤腹乾頭,兌必喉風咳嗽。艮手震足,巽須癱瘓腸風。

螣蛇心驚,青龍則酒色過度。勾陳腫脹,朱雀則言語顛倒。

白虎損傷,女子則血崩血暈。玄武憂鬱,男人則陰症陰虛。

鬼伏卦中,病來莫覺,官藏世下,病起如前。

若伏妻財,必是傷飢失飽。如藏福德,定然酒醉耽淫。

父乃勞傷所致,兄為氣食相侵。

官化官,新舊兩病。鬼化鬼,遷變百端。

化出父書在五爻,則途中遇雨。變成兄弟居三位,則房內傷風。

本官為在家得病,下必內傷。他卦為別處染災,上須外感。

上實下空,夜輕日重。動生變剋,暮熱朝涼。

水化火,火化水,往來寒氣。上沖下,下沖上,內外感傷。

火鬼沖財上臨,則嘔逆多吐。水官化土下直,則小便不通。

若患牙疔,兄鬼金連大煞。如生腳氣,震宮土化木星。

鬼在離宮化水,痰火何疑。官來乾象雙木,頭風有準。

震遇螣蛇仍發動,驚悸顛狂。艮逢已午又交重,癰疽瘡毒。

卦內無財,飲食不納。間中有鬼,胸膈不寬。

鬼絕逢生,病體安而復作。世衰入墓,神思困而不清。

應鬼合身,纏染他人之症。世官傷用,重發舊日之災。

用受金傷,肢體必然酸痛。主遭木剋,皮骨定見傷殘。

火為仇,則喘欬之災。水來害,則恍惚之症。

空及第三,此病須知腰軟。官傷上六,斯人當主頭疼。

財動卦中,非吐則瀉。木與世上,非癢即疼。

病體

既明症候,當決安危。

再把爻神搜索箇中之玄妙,重加參攷方窮就堣宋賰L。

先看子孫,最喜生扶拱合。次觀主象,怕逢剋害刑沖。

世持鬼爻,病縱輕而難癒。身臨福德,勢雖險而堪醫。

用壯有扶,切恐太剛則折。主空無救,須防中道而殂。

祿係妻財,空則不思飲食。壽屬父母,動則反促天年。

主象伏藏,定主遷延乎歲月。子孫空絕,必乏調理之肥甘。

世上鬼臨,不可隨官入墓。身臨福德,豈宜父動來傷。

鬼化長生,日下正當沈重。用連鬼煞,目前必見傾危。

福化忌爻,病勢增加於小愈。世撓兄弟,飲食減省於平時。

用絕逢生,危而有救。主衰得助,重亦何妨。

鬼伏空亡,早備衣冠防不測。日辰帶鬼,亟為祈禱保無虞。

動化父來沖剋,勞役堪憂。日加福去生扶,藥醫則愈。

身上飛伏雙官,膏盲之疾。命入幽冥兩墓,泉世之人。

應合而變財傷,勿食饋來之物。鬼動而逢日破,何妨見險之虞。

欲決病痊,當究福神之動靜。要知命盡,須詳鬼煞之旺衰。

醫藥

病不求醫,全生者寡。藥不對症,枉死者多。

欲擇善者而從之,須就蓍人而問也。

應在醫人,空則瞷亡而不遇。子為藥餌,伏則扞格以無功。

鬼動卦中,眼下速難取效。空臨世上,心中強欲求醫。

官臨福衰,藥餌輕而病重。應衰世旺,病家富而醫貧。

父母不宜持世,鬼煞豈可臨身。

官化官,病變不一。子化子,藥食不精。

福化忌效,誤服殺身之惡劑。應臨官鬼,防投增病之藥湯。

鬼帶日神,定非久神。應臨月建,必是官醫。

世下伏官子動,則藥雖妙而病根常在。衰中坐鬼身臨,則病雖輕而藥力難扶。

父若伏藏,名雖醫而未諳脈理。鬼不出現,藥總用而不識病源。

主絕受傷,盧醫難救。父興得地,扁鵲無功。

察官爻而用藥,火土寒涼。驗福德以迎醫,丑寅東北。

水帶財興,大忌魚鮮生冷。木加龍助,偏宜舒暢清懷。

財合用神居外動,吐之則痊。子逢火德寓離宮,炙之則愈。

坎卦子孫必須發汗,木爻官鬼先要疏風。

用旺有扶休再補,鬼衰屬水莫行針。

福鬼俱空,當不治而自愈。子官皆動,宜內補而外修。

卦動兩孫,用藥須當間服。鬼傷二間,立方須用寬胸。

父合變孫,莫欲閉門修養。五興化福,可用路遇醫人。

世應比和無福德,須用更醫。財官發動子孫空,徒勞服藥。

凡占醫藥者,須誠心默禱,用何人,藥有效無效,不必說明姓氏,卜家據此章而斷,自無薦醫之弊,則誠無不格,卦無不驗矣!豈非彼此心乎!

鬼神

徼福鬼神,乃當今之所尚,禱爾上下,在古昔而皆然,不質正於易爻,亦虛行乎祀典。

先看卦內官爻,便知鬼神情狀。

旺神衰鬼,方偶乾巽,堪推陰女陽男,老幼旺衰可決。

若在乾宮,必許天燈斗願,如居兌卦,定然口願傷神。

坎是北朝,艮則城隍宅土,離為南殿,坤則土地墳陵,震恐樹神,或杖傷之男鬼,巽必縊死,或顛仆之陰人。

八卦仔細推詳,諸鬼自能顯應。

更值勾陳,必有土神見礙。如臨朱雀,定然咒詛相侵。

白虎血神,玄武則死於不明之鬼。青龍善願,螣蛇則犯乎施相之神。

金乃傷司,火定媵神香願。木為枷鎖,水為河泊之神。

若見土爻,當分厥類。鬼墓乃伏屍為禍,財庫則藏神不安。

修造動土,必然煞遇勾陳。口舌起因,乃是土逢朱雀。

或犯井神,水在初爻遇鬼。或干司合,火臨二位逢官。

若在門頭,須犯家堂部屬。如臨道上,當求五路神祗。

四遇世衝,鬼必出門撞見。六逢月合,神須遠地相干。

鬼剋身,冤家債主。主剋鬼,妻妾陰人。

我去生他,卑幼兒童僧道。他來生我,主宗尊長爹娘。

無生合剋刑,必是兄弟朋友。刑不善終,絕則無祀。

如臨日月,定然新死亡靈。自入墓刑,決是獄中囚犯。

旁爻財合,必月下之情人。應位弟生,乃社中之好友。

化出鬼爻臨玄武,則穿窬之鬼。變成父母遇螣蛇,則魘魅之精。

太歲鬼臨,乃祖傳之舊例。日辰官併,是口許之初心。

持世則未酬舊願,伏為有口無心。變財乃不了心齋,空則有頭無尾。

鬼在宅中,住居不穩,官臨應上,朝向不通.

兌卦金龍千佛相,坎宮木動犯划舟。

水土交加在乾宮,則三元大帝。 火金互動於兌卦,為五道傷官。

三空無香火之堂,怪動有不祥之禍。

龍遇文書獨發,經文可斷。 蛇逢官鬼屬陰,夢寐難當。

動入空中值鬼,恐失孝思之禮。 靜居宅上臨木,家停暴露之棺。

種作

農為國本,食乃民天,五穀不同,執識異宜而佈種一年,關係全憑卦象以推詳,旺相妻財,豐登可卜,空亡福德,損耗難憑。

父母交重,耘耔徒知費力。兄爻發動,年時莫望全收。

鬼在旺鄉遇水神,而禾苗渰腐。 官居生地加火煞,而稼穡焦枯。

土忌剋身,水旱不調之歲。金嫌傷世,螟蝗交括之年。

木則風摧,靜須榖 。生扶合世,方許無虞。

二爻坐鬼,必難東作于三春。五位連官,定阻西成于八月。

初旺則種子有餘,四空則耕牛未辦。

應爻生合世,天心符合人心。卦象疊財爻,多爭壅如少壅。

日帶父爻,一倍功夫一倍熱。財臨帝旺,及時耕種及時收。

要知始終吉凶,但看動爻變化。 欲識栽培可否,分詳子位持臨。

世值三刑,農須帶疾。爻逢兩鬼,地必同耕。

父在外爻水輔,地雖高而潮濕。 父居內卦日生,田固小而膏腴。

父化父,一坵兩段。沖汫沖,七坎八坑。

陽象陽爻,此地必然官斗則。或空或動,其田還恐屬他人。

坐落胎養,開闢未久。變成福德,溝洫分明。

若是坎宮,必近江湖之側。若伏兄弟,乃租鄉鄰之田。

蠶桑

既言種植,合論蠶桑,採飼辛苦,只為絲綿。

而養育吉凶懸惑,因憑卜筮于著龜。

初論子孫得地,則蠶苗必利。次憑財位當權,則絲繭多收。

福德要興,更喜日辰扶助。妻財怕絕,尤嫌動象刑沖。

兄弟臨身,葉費而絲還微薄。父母持世,心勞而蠶必難為。

五行如遇官爻,必遭傷損。一卦皆無鬼煞,方始亨佳。

日主沖身,切忌穢人入室。妻財合應,必然污婦臨蠶。

子受暗沖,每遇分檯須仔細。財無傷剋,凡占葉價必騰增。

兄弟入空亡,絲翻白雪。福身臨已午,繭積黃金。

父動化財,不枉許多辛苦。官興變福,亦遭幾度虛驚。

卦出乾宮,若養夏蠶偏吉利。母居刑地,如言蠶室定崩摧。

蠶繭獻功,三合會財局而旺相。 卦宮定位,六爻隨動靜以推詳。

六畜

道形萬物,理總歸於一心,易盡三才,占豈遺乎六畜。

惟能精以察之,自得明而著矣!

命在福神,若遇興隆須長養。利歸財位,如逢囚死定輕微。

二者不可相無,一般皆宜出現。

財旺福衰,雖瘦弱而善走。財空福動,總遲鈍而可觀。

財若空亡,雖利暫時無遠力。福臨刑害,若非齾鼻定凋疤。

相合財生,必主調良且善。相沖相剋,定然頑劣不馴。

要知蹄足身形,須看臨持八卦。欲別青黃白黑,須參生剋六神。

陰陽有雌雄牝牡之分,胎養為駒犢羔雛之類。

身坐子胎,必是受胎之六畜。福臨鬼墓,須知有病于一身。

父動有傷,子絕則徒為勞碌。兄興不長,福與則反有生扶。

世若空亡,到底終須失望.

逢金生旺,當慮嚙人。值土交重,須憂病染。

官加蛇雀,必因成訟成驚。子變兄財,可驗食粗食細。

財連兄弟,乃芻豢之失時。子化父爻,必勞心之太過。

福連官鬼,須防竊取之人。鬼化子孫,恐是盜來之畜。

官兄交變,難逃口舌之相侵。日月並刑,豈免死亡於不測。

若占置買,亦宜福動生身。倘問利時,最怕財興化絕。

或賭或鬥,皆宜世旺財興。或獵或漁,總怕應空福絕。

乳抱者宜胎福生旺而無傷,醫治者要父官衰絕而有制。

 

家宅

創基立業,雖本人之經緯,關風斂氣,每宅以肇端故。

要知人宅之興衰,當察卦爻之內外。

內為宅,外為人,詳審爻中之真假。

合為門,沖為路,不論卦內之有無。

龍德貴人乘旺,嶽嶽之候門。官星父母長生,潭潭之相府。

門庭新氣象,重交得合青龍。堂宇舊規模,宅舍重侵白虎。

土金發動,開闢之基,父母空亡,相賃之宅。

門庭熱鬧,財官臨帝旺之鄉。家道興隆,福祿在長生之地。

交重生剋,重新更換廳堂。世應比和,一合兩般門扇。

門路與日辰隔斷,偏曲往來。宅基與世應交臨,互相換易。

世與日辰剋宅,破祖不寧。宅臨月破剋身,生災不已。

應飛入宅,合招異姓同居。宅動生身,決主近年遷住。

門逢三破,休敗崩頹。空遇兩空,荒閑虛廢。

世臨外宅,離祖分居。應入中庭,外人同住。

宅合有情之玄武,門庭柳陌花街。木臨無氣之螣蛇,宅舍茆簷蓬戶。

鬼有助而無制,鬼旺人衰。宅無破而逢生,宅興財旺。

有財無鬼,耗散多端。有鬼無財,災生不已。

有人制鬼,鬼動無妨。助鬼傷身,財多何益。

忌鬼爻交重臨白虎,須防人春刑傷。

催屍煞身命入黃泉,大忌墓門開合。

木金年命最嫌乾兌卦之火爻。水火命人不怕震巽宮之金鬼。

官星佩印居玉堂,乃食祿之人。貴刃加刑控寶馬,必提兵之將。

財化福爻,入公門多致滯留。貴印加官,在仕途必然遷轉。

子承父業,子有跨襤之風。妻奪夫權,妻有能家之兆。

弟紾乃兄之臂,身命相傷。婦僭姑嫜之爻,家聲可見。

妻犯夫家之煞,妻破夫家。夫臨妻祿之爻,夫食妻祿。

交重兄弟剋妻身,再理絲絃。內外子孫生世位,多招財物。

世為日辰飛入宅,鳩踞鵲巢。應臨父母動生身,龍生蛇腹。

世應隔異兄弟,多因兩姓。

應爻就妻相合,外人入宅為夫。 假宮有子飛來,異姓過房作嗣。

妻帶子臨夫位,引子嫁人。夫身起合妻爻,將身就婦。

木命就中空子,見子應遲。身爻合處逢妻,娶婚必早。

夫婦合爻見鬼,婚配不明。子孫絕處刑傷,兒多不育。

夫妻反目,互見刑沖。兄弟無情,互相凌制。

日辰與世身相生,當主雙胎。身命與世應同爻,多應兩姓。

妻財發動不堪父值休囚,父母交重最忌子臨死絕。

妻剋世身重合應,妻必重婚。夫刑妻命兩逢財,夫當再娶。

妻與應爻相合,外有私通。男臨女子互交,內多淫慾。

青龍水木臨妻位,多獲奩財。玄武桃花犯命中,荒淫酒色。

世應妻爻相合,當招偏正之夫。 財爻世應六沖,必是生離之婦。

世應為妻爻相隔逢沖,必招外郡之人。 夫妻與福德相逢帶合,必近親鄰之女。

命逢死氣,最嫌煞忌當頭。鬼入墓鄉,尤忌身爻濺血。

惡墓惡于,三刑迭刃。凶莫凶於,四虎交加。

四鬼貼身,防生災害。三傳剋世,易惹災厄。

劫亡兩賊傷身,青草墳頭之鬼。 身命兩空遇煞,黃泉路上之人。

勾陳傷玄武之妻財,女多凶禍。 白虎損青龍官鬼,夫忌死亡。

 

新增家宅搜精分別六爻斷法 :

初爻非水休言井,酉金干涉道雞鵝。臨上逢沖基地破,無官無鬼小兒和。

宅邊若有墳和墓,須知鬼墓值爻初。水臨白虎將橋斷,寅木貓良鼠耗無。

玄武水乘溝利瀹,木爻官鬼樹為戈。二爻木鬼梁橫肓,父母持之主堂奧。

雀火官持論火災,土金變化宜興造。木被金沖鍋蓋摧,金局摧殘鍋破壞。

玄武土乘奭未潔,土逢沖剋奭崩頹。世鬼並臨非祖屋,福財遭剋苦相逐。

戌土干連以犬言,應飛此地人同宿。此爻不獨斷宅母,各分名分安危卜。

三爻亥水斷豬牲,兄弟臨爻方論門。兄弟卯爻床榻論,無官莫妄斷家神。

金官臨主香爐破,木鬼青龍牌位新。四爻若動來沖剋,門門相對似穿心。

三四互臨兄弟位,門多屋少耗傷金。若被動爻沖本位,出入不在正門行。

爻臨卯木主床帳,木臨蛇鬼婦虛驚。三爻不是弟兄位,官搖父陷始難寧。

四爻兄弟方言戶,四二相合主大門。未變鬼臨第四位,畜羊不利見災迍。

玄武官鬼門破漏,青龍財福喜更新。朱雀臨官主獄訟,玄武乘兄有水侵。

兄弟螣蛇臨爻位,鄰人坑廁礙家庭。旬空月破當爻見,不是無門是破門。

沖剋相乘旁出入,外族不應將此論。則剋子臨傷父母,陰陽兩斷內中分。

五爻剋二人口甯,官連蛇鬼長房逆。若遭白虎刑沖剋,主有驚癇不得生。

世臨陰位女為政,財爻持世贅為姻。若是二爻沖剋破,當家夫妻少恩情。

水臨世合永遶屋,兄弟臨時牆有坑。丑土剋沖牛不利,椿庭休咎父爻尋。

六爻財位論奴丁,父母相臨祖輩人,陽木棟梁陰是柱,官庫侵之乃是墳。

父臨屬土主牆壁,卯木藩籬定吉凶,身世相臨第六爻,離祖成家斷可必。

位臨于酉動爻沖,鍋破懸知在此中,雀鬼臨爻顛女斷,爻爻分別不相蒙。

墳墓

葬埋之理,乃先王之所定,雖為送死,而然風水之因,特後世之所興,

禍福吉凶攸緊,故墳占三代,穴有定爻。

一世二世,子孫出王候將相之英。世四世三,後世主富貴繁華之茂。

絕嗣無人,端為世居五六。為商出外,祇因世在游魂。

八純凶兆,歸魂亦作凶。推吉兆相生相合,凶兆相剋相沖。

穴騎龍,龍入穴,穴嫡龍真。山帶水,水連山,山環水抱。

交重逢旺氣,聞雞鳴犬吠之聲。世應拱穴爻,有虎踞龍蟠之勢。

三合更兼六合,聚氣藏風。來山番作朝山,回頭顧祖。

死絕之鬼,邊有荒墳。長生之爻,中有壽穴。

合處與應爻隔斷,內外之向不同。穴中為世日沖開,左右之穴相反。

穴道得山形之正,重逢本象之生。世應把山水之關,宜見有情之合。

坐山有氣,怕穴逢空廢之爻。本命逢生,忌運入刑傷之地。

青龍擺尾,就中逢滯氣子孫。白虎昂頭,落處逢生身父母。

後來龍,餘氣未盡,有玄武吐舌之形。前朝案,動爻逢沖,為朱雀門口之象。

世坐勾陳之土局,破坎田園。應臨玄武之水爻,溝坑池井。

白虎在破耗之位,古墓墳塋。螣蛇臨父母之爻,交加產業。

勾陳土鬼,塚墓纍纍。玄武金神,巖泉滴滴。

青龍發動臨子孫,決主新遷。朱雀飛來帶官鬼,必然爭訟。

應爻加木臨玄武,前有溪橋。日辰沖土鎮螣蛇,邊通道路。

朱雀火發動爻,廚庭坎爨之旁。 青龍財庫相生,店肆庫倉之畔。

玄武世龍入穴,暗地偷埋。勾陳土動落空,依山淺葬。

日合鬼爻有氣,近神廟社壇之旁。 動臨華蓋逢空,傍佛塔琳宮之所。

世應逼左右之山,欺穴能虎磕頭。 交重併旬內之水,傷身溝河插腳。

生生福合三傳上,百子千孫,重重墓在一爻中,三墳四穴。

神不入墓,游魂之鬼逢空。鬼已歸山,本命之爻逢合。

日帶應爻劫煞,入穴劫塚開棺。 用併世象動爻,剋應侵人作穴。

客土動而墓爻合,擔土為墳。朝山尊而穴法空,貧峰失穴。

子孫空在日辰之後,穴在平陽。 兄弟爻落世應之間,墳遷兩界。

日辰與動爻破穴破墓,定合重埋。 世應併穴道沖屍沖棺,當行改葬。

重交生穴,經營非一日之功。龍德臨財,遷造為萬年之計。

應飛入穴,必葬他人。煞動臨爻,凶逢小鬼。

犯天地六空亡之煞,骸骨不明。穴遇三傳刑之空,屍首損傷。

逢沖逢剋,怕犯凶神。相合相生,真為吉兆。

爻生之子孫,逢官逢貴臨三傳,必作官人。穴中之象數,合祿合財若兩全,當為財主。

游魂福德空沖主流蕩逃移,惡鬼凶神變動見死亡凶橫。

損父母子孫之財鬼,鰥寡孤獨。疊刃刑鬼破之劫亡,疲(缺一字)殘疾。

玄武遇咸池之劫煞,既盜且娼。青龍臨華蓋之空亡,非僧則道。

月卦勾陳之土鬼,瘟疫相傷。陽宮朱雀之凶神,火災煩數。

父母臨子孫之絕氣,後嗣伶仃。福德臨兄弟之旺宮,假枝興旺。

動併旬中之凶煞,立見災危。穴臨日下之進神,當臻吉慶。

看已形之既往,察過去之未來。

事與世應互同,可見卦中體用。 動與日辰相應,方知爻內吉凶。

求師

捐金饌食,教養雖賴乎嚴君。明善復初,啟發全資夫先覺。

凡求師傅,須就文章。

用居弱地,必不範不模。若在旺鄉,則可矜可式。

臨刑臨害,好施夏楚之威。逢歲逢身,業擅束修之養。

兌金震巽,雜學堪推,離火乾坤,專經可斷。

本象同鄉在內,則離家不遠。他宮異地在外,則隔屬須遙。

與世相生,非親則友。與官交變,不貴亦榮。

靜合福爻,喜遇循循之善誘。動加龍德,怕逢凜凜之威嚴。

父入墓中,邊孝先愛眠懶讀。文臨身上,李老聘博古通令。

母化子孫,必主能詩能賦。鬼連兄煞,定然多詐多奸。

口是心非,臨空亡而發動。彼延此請,持世應而興隆。

應值母而生世,須知假借。父在外而福合,必是擔囊。

鬼化文書剋世,則訟由子學。月扶福德日生,則青出於藍。

刑剋同傷父子,必罹其害。合生為助官鬼,莫受其扶。

或擊或沖,父母逢之不久。或空或陷,世身見之不成。

財化父爻,妻族薦之于不日。母藏福德,僧家設帳于先年。

技索六爻無過,求理思量,萬事貴莫讀書。

學館

學得明師,可繼程風于滿座,師非良館,難期賈粟之盈倉。

故欲筆耕,先須蓍筮。

世為西席,如逢父母必明經。應乃東家,若遇官爻須作吏。

臨官兮少壯,休囚則貧乏之家,墓庫兮高年,旺相則富豪之士。

值土火空無父母,逢金水絕少兒孫。

不拱不和,決定主賓不協。相生相合,必然情意相投。

財作束脩,不宜化弟。父為書館,豈可逢空。

鬼動合身,須得貴人推荐。兄兒臨應,決多同類侵謀。

官如藏伏,應無督集之人。應若空亡,未有招賢之士。

動象臨財難稱意,空爻持世豈如心。

身位受傷,雖成不利。間爻有動,縱吉難成。

鬼或化兄,備禮先酬乎荐館。世如變鬼,央人轉荐於東家。

世無生合,謾看白眼之紛紛。福或興隆,會見青衿之濟濟。

衰逢扶起,日加負芨之徒。動遇沖開,時減執經之子。

逢龍則俊秀聰明,遇虎則剛強頑劣。

陽卦陽爻居養位,座前有劉恕之神童。陰宮陰象化財爻,帳後列馬融之女樂。

兩福自沖,鬼谷值孫臏龐涓之弟子。子孫皆合,伊川遇楊時游酢之門生。

世動妻爻,決主親操井臼。應生財值,定然供膳饔餮。

如索束脩,可把妻財推究。若居伏地,還求朋友維持。

出現不傷,旺相相生名曰吉。入空無救,休囚死絕號為凶。

變出父爻,書債必然償貨物。化成兄弟,硯田定必欠收成。

身空應空財福空,必然虛度。月剋日剋動變剋,恐受刑傷。

鬼化財生,非訟則學金休矣。子連父母,因學而才思加焉。

求名

書讀五車,固欲致身于廓廊,胸藏萬卷,肯甘遯跡于邱園。要相國家,當詳易卦。

父爻旺相.文成擲地金聲。鬼位興隆,家報泥金捷喜。

財若交重,休望青錢之中選。福如發動,難期金榜之題名。

兄弟同經,乃奪標之惡客。日辰輔德,實勸駕之良朋。

兩用相沖,題目生疏而不熟。六爻競發,功名恍惚以難成。

月剋文書,程式背而不中,世傷官剋,仕路窒而不通。

妻財助鬼父爻空,可圖僥倖。福德變官身位合,亦忝科名。

出現無情,難遂青雲之志。伏藏有用,終辭白屋之人。

月建剋身當被責,財如生世必幫糧。

父官三合相逢,連科及弟。龍虎二爻俱動,一舉成名。

殺化生身之鬼,恐發青衣。歲加有氣之官,終登黃甲。

病阻試期,無故空臨于世位。喜添場屋,有情龍合于身爻。

財伏逢空,行糧必乏。身興變鬼,來試方成。

卦值六沖,此去難題雁塔。爻逢六合,這回必占薦頭。

父旺官衰,可惜劉蕢之下第。父衰官旺,堪嗟張奭之登科。

應合日生,必資鶚荐。動傷日剋,還守雞窗。

世動化空用旺,則豹變翻成蝴蝶。

身宮化鬼月扶,則鵬程連步蟾宮。

更詳本主之爻神,方論其人之命運。

雖賦數言,總論窮通之得失,再將八卦,重推致用之吉凶。

仕宦

為國求賢,治民之本,致身輔相,祿養為先。

旺相妻財,必得千鍾之粟。興隆官鬼,定居一品之尊。

子若交重,當慮剝官削職。兄如發動,須防減俸除糧。

父母空亡,休望差除宣敕。官爻隱伏,莫思爵位陞遷。

月建生身,當際風雲之會。歲君合世,必承雨露之恩。

世動逢空,官居不久。身空無救,命盡富危。

鬼化福沖當代職,財臨虎動必丁憂。

日辰沖剋,定然誹謗之多招。鬼煞傷身,因見災殃之不免。兄爻化鬼無情,同僚不協。太歲加刑不順,貶謫難逃。 卦靜世空,退休之兆。身空煞動,避禍之徵。

身邊伏鬼若非空,頭上烏紗終不脫。

財空鬼動聲名震,而囊篋空虛。 官旺父衰職任高,而衙門冷落。

職居風憲,皆因月值官爻。官在貳司,只為鬼臨傍位。

撫綏百姓,兄動則難化愚頑。巡察四方,路空則多憂驚怪。

出征剿捕福德興,而寇賊殲亡。 鎮守邊陲卦爻靜,而華夷安泰。

奏陳諫諍,那堪太歲刑沖。僧道醫官,豈可文書發動。

但隨職分以推詳,可識仕途之否泰。

求財

居貨曰賈,行貨曰商,總為資生之計。

蓍所以筮,龜所以卜,莫非就利之謀。 要問吉凶,但看財福。

財旺福興,無問公私皆稱意。財空福絕,不拘營運總違心。

有福無財,兄弟交重偏有望。有財無福,官爻發動亦堪求。

財福俱無,何異守株而待兔。父兄皆動,無殊緣木以求魚。

月帶財神,卦雖無而月中必有。日傷妻位,財雖旺而當日應無。

多財反覆,必須墓庫以收藏。無鬼分爭,又怕交重而阻滯。

兄如太過,反不剋財。身或兄臨,必難求望。

財來就我終須易,我去尋財必是難。

身遇旺財,似取囊中之物。世持動弟,如撈水底之鍼。

福變財生,滾滾利源不竭。兄連鬼剋,紛紛口舌難逃。

父化財,必辛勤而有得。財化鬼,防耗折而驚憂。

財局合福神,萬倍利源可許。歲君逢劫煞,一年生意無聊。

世應二爻空合,虛約難憑。主人一位刑傷,往求不遇。

徒空持鬼,多因自己遲疑。日合動財,卻被他人把住。

要知何日得財,不離生衰旺合。

欲決何時有利,但詳春夏秋冬。

合夥不嫌兄弟,公門何慮官爻。

九流術士,偏宜鬼動生身。六畜血財,尤喜福興持世。

世應同人,放債必然連本失。日月相合,開行定主有人投。

應落空亡,索債者失望。世遭刑剋,賭博者必輸。

鬼剋身爻,商販者必遭盜賊。間興害世,置貨者當慮牙人。

停搨者喜財安而鬼靜。脫貨者宜財動而身興。

路有有官休出外,宅中有鬼勿居家。

內外無財伏又空,必然乏本。父兄有氣財還絕,莫若安貧。

生計多端,占法不一,但能誠敬以祈求,自可預知其得失。

出行

人非富貴,焉能坐享榮華,苟為利名,甯免奔馳道路。

然或千里之迢遙,夫豈一朝之跋涉。

途中休咎若箇能知,就堥a祥神靈有準。

父為行李,帶刑則破損不中。妻作盤纏,生旺則豐盈足用。

世如衰弱,那堪水宿風餐。應若空亡,難望謀成事就。

間爻安靜,往來一路平安。太歲剋沖,行止終年撓括。

世傷應位,不拘遠近總宜行。應剋世爻,無問公私皆不利。

八純亂動,到處皆凶。兩間齊空,獨行則吉。

世動訂期,變鬼則自投羅網。官臨畏縮,化福則終脫樊籠。

靜遇日沖,必為他人而去。動逢間合,定因同伴而留。

世若逢空,最利九流出往。土如遇福,偏宜陸地行程。

鬼地墓鄉,豈堪踐履。財方父向,卻可登臨。

官挈玄爻刑剋,盜賊驚憂。兄乘虎煞交重,風波險阻。

妻來剋世,莫貪無義之財。財合變官,勿戀有情之婦。

父遭風雨之淋漓,舟行尤忌。福遇和同之伴侶,謁貴反凶。

艮宮鬼坐寅爻,虎狼仔細。卦見兄逢蛇煞,光棍宜防。

鬼動間中,不諧同侶。兄興世上,多費盤纏。

一卦如無鬼煞,方得如心。交爻不見福神,焉能稱意。

主人動遇空亡,半途而返。財氣旺臨月建,滿載而回。

但能趨吉避凶,何慮登高涉險。

行人

人為利名,忘卻故鄉生處樂。家無音信,全憑周易卦中推。

要決歸期,但尋主象。主象交重身已動,用爻安靜未思歸。

剋速生遲,我若制他難見面。三門四戶,用如合世即還家。

動化退神,人既來而復返。靜生世位,身未動而懷歸。

若遇暗沖,睹物起傷情之客況。如逢合住,臨行有塵事之羈身。

世剋用而俱動,轉往他方。用比世而皆空,難歸故里。

遠行最怕用爻傷,尤嫌入墓。近出何妨主象伏,偏利逢沖。

若伏空鄉,須究卦中之六合。如藏官下,當參飛上之六神。

兄弟遮藏,緣是非而不返。子孫把持,由樂酒以忘歸。

父為文書之阻滯,財因買賣之牽連。

用伏應財之下,身贅他家。主投財庫之中,名留富室。

五爻有鬼,皆因途路之不通。一卦無財,只為盤纏之缺乏。

墓持墓動,必然臥病呻吟。世合世沖,須用遣人尋覓。

合逢玄武,昏迷酒色不思鄉。卦得游魂,漂泊他鄉無定跡。

日併忌興休望到,身臨用發必然歸。

父動卦中,當有魚書之寄。財興世上,應無雁信之來。

欲決歸期之遠近,須詳主象之興衰。

動處靜中,含蓄許多凶吉象。天涯海角,羈留多少名利人。

舟船

凡卜買船,斷同船戶。

六親持世,可推新舊之由。諸鬼動臨,可識節病之處。

初二爻為前倉,要持財福。五六爻為後舵,怕見官兄。

父作梢公,不宜傷剋。龍為舟尾,豈可空刑。

螣蛇辨索纜之堅牢。白虎為帆檣之順利。

交爻皆吉不傷身,四海遨遊無阻滯。

娼家

養身於花柳之家曰娼曰妓,識禍福於幾微之際惟蓍惟龜。 花街托跡,柳巷安身。

門外紛紛,總是風流子弟。窗前濟濟,無非歌舞佳人。

若要安甯,必得世無沖剋。欲求稱意,還須應去生扶。

卦見六沖,往來亦徒迎迓。爻當六合,晨昏幸爾盤桓。

財若空亡,錢樹子恐防傾倒。官如墓絕,探花郎那得棲遲。

妻財官鬼二者不可相無,財鬼父兄子孫皆宜不動。

鬼煞傷身,火盜官災多恐佈。日辰沖父,住居屋宅有更張。

兄弟交重,罄囊用度。子孫藏伏,蹙額追陪。

財化福爻,家出從良之妓。官居刑地,門招惡病之人。

忌動衰空,閑是閑非閑撓舌。財興剋世,有財有利有驚憂。

能將玄理以推詳,真乃黃金而不易。

詞訟

小忿小懲,必至爭長競短。大虧既負,甯不訴枉申冤。

欲定輸贏,須詳世應。

應乃對頭,要休囚死絕。世為自己,宜帝旺長生。

相沖相剋乃是欺凌之象,相生相合終成和好之情。

世應比和官鬼動,恐公家捉打官司。卦爻安靜子孫興,喜親友勸和公事。

世空則我欲息爭,應動則他多機變。

間傷世位,須防硬證同謀。鬼剋間爻,且喜有司明見。

身乃根因事體,空則情虛。父為案卷文書,伏須未就。

鬼作問官,剋應則他遭杖責。日為書吏,傷身則我受刑名。

逢財則理真氣壯,遇兄則財散人離。

世入墓爻,難免獄囚之繫。官逢太歲,必非州縣之詞。

內外有官,事涉一司終不了。上下有父,詞興兩度始能成。

官父兩強,詞狀表章皆准理。妻財一動,申呈訴告總徒勞。

父旺官衰,雀角鼠牙之訟。變衰動旺,虎頭蛇尾之人。

世若逢生,當有貴人倚靠。應衰無助,必無奸惡刁唆。

無合無生總旺,如何獨腳虎。有刑有剋逢空,空效縮頭龜。

兄在間中,事必干眾。父臨應上,使欲興詞。

父動而官化福爻,事將成而偶逢兜歡。父空而身臨刑煞,詞未准而先被笞刑。

妻動生官,須用貲財矚託。世興變鬼,必因官訟亡身。

子在身邊,到底不能結證。官伏世下,訟根猶未芟除。

墓逢日德刑沖,目下即當出獄。歲挈福神生合,獄中必遇天恩。

若問罪名,須詳官鬼。要知消散,當看子孫。

卦象既成,勝負了然明白。訟庭一部,是非判若昭彰。

避亂

人有窮通,世有否泰。

自嗟薄命,適當離亂之秋。每嘆窮途,聊演變通之易。

因錄已驗之卦爻,為決當今之賊寇。

鬼位興隆,賊勢必然猖獗。官爻墓絕,人心始得安康。

路上如逢休出外,宅中如遇勿歸家。

動來刑害,總教智慧也難逃。變入空亡,若被勾留猶可脫。

日辰制伏,何妨卦埵D傷。月建臨持,勿謂爻中隱伏。

所惡者,提起之神。所賴者,死亡之地。

自持鬼墓,墳中不可潛藏。或值水神,舟內猶當仔細。

子爻福德北宜行,午象官爻南勿往。

鬼逢沖散,何須剋制之鄉。福遇空亡,莫若生扶之地。

旺興內卦,終來本境橫行。動化退神,必往他鄉標掠。

官連旺福合生身,反凶為吉。陽化陰則刑剋世,弄假成真。

賊興三合爻中,必投陷阱。身在六旬空處,終脫樊籠。

官鬼臨身,任爾潛蹤猶撞見。子孫持世,總然對面不相逢。

兄變官爻,竊恐鄉人劫掠。財連鬼煞,須防藏護私藏。

日辰沖剋財爻,妻孥失散。動象刑傷福德,兒女拋離。

火動剋身,恐有燎毛之苦。水興傷世,必成滅頂之凶。

父若空亡,包裹須防失脫。妻如落陷,財物當慮遺亡。

五位交重,兩處身家無下落。六爻亂動,一家骨肉各西東。

福臨鬼位刑沖帶煞,則官兵不道。官變兄爻剋合傷財,則妻妾遭淫。

妻去生扶,只為貪財翻作禍。子來沖動,皆因兒哭惹成災。

得值六親生旺,雖險何妨。如臨四絕刑傷,逢屯即死。

世遇亂離,既已遂爻而決矣。時遭患難,亦當隨象以推之。

最怕官爻剋世,則必難迴避。大宜福德臨身,則終可逃生。

官化父沖,必有文書挨捕。日沖官散,必多親友維持。

鬼伏而兄弟沖提,禍由骨肉。官靜而旁爻刑剋,事出吏書。

應若遭傷當累眾,妻如受剋定傷財。

遍喜六爻安靜,又宜一卦無官,或身世之逢空,或用神之得地。

天來大事也無防,海樣深仇何足慮。

事有百端,理無二致,潛心玩索,若能融會貫通,據理推占,自得圓通神不滯!

逃亡

寬以禦敵,眾侮慢斯,加嚴以治人,逃亡遂起。

故雖大聖之有容,尚謂小人之難養,須察用爻方知實跡。

若臨午地,必往南方,或化寅爻,轉移東北。

木屬震宮,都邑京城之內。金居兌象,菴觀寺院之中。

鬼墓交重,廟宇中間隱匿。休囚死絕,墳陵左右潛藏。

如逢四庫,當究五行。倘伏五鄉,豈宜一類。

木興水象,定乘舟楫而逃。動合伏財,必拐婦人而去。

內近外遠,生世則終有歸期。靜易動難,坐空則必無尋路。

合起合住,若非容隱即相留。沖動沖開,不是使令當敗露爻。

動爻刑剋,有人阻彼登程。日建生扶,有伴糾他同去。

間爻作合,原中必定知情。世應相生,路上須當撞見。

無沖無破居六位,則一去不回。有剋有生在五爻,則半途仍走。

主象化出主象,歸亦難留。本宮化入本宮,去應不遠。

歸魂卦用仍生合,不捕而自回。游魂卦應又交重,能潛而會遁。

世剋應爻,任爾潛身終見獲。應傷世位,總然對面不相逢。

父母空亡,杳無音信。子孫發動,當有維持。

眾煞傷身,竊恐反遭刑辱。動兄持世,必然廣費貲財。

父動變官,必得公人捕捉。世投入墓,須防窩主拘留。

世應比和不空,必潛于此。世應空亡獨發,徒費乎心。

但能索隱探幽,何慮深潛遠遁!

失脫(附盜賊、捕盜、捉賊)

民苦飢寒,每有穿窬之輩,勿忘檢束,亦多遺失之虞。

要識其中之得失,須詳卦上之妻財。

自空化空,皆當置而不問。日旺月旺,總未散而可尋。

內卦本宮,搜索家庭可見。他宮外卦,追來鄰里能知。

五路四門,六乃棟梁闊上。初井二○,三為閨閫房中。

水失于池,木乃柴薪之內。土埋在地,金為磚石之間。

動入墓中,財深藏而不見。靜臨世上,物尚在而何妨。

鬼墓爻臨,必在墳邊墓側。日辰合住,定然器掩遮藏。

子爻福變妻,財須探鼠穴。西地逢福德,當檢雞栖財。

鬼在空中世動,則自家所失。財伏應下世合,則假貸於人。

若伏子孫,當在僧房道院。如伏父母,必遺衣笈書箱。

在內則家中失脫,在外則他處遺亡。

財伏逢沖,必是人移物動。鬼興出現,定為賊竊人偷。

陰女陽男,內卦則家人可決。生壯墓老,他宮則外賊無疑。

乾宮鬼帶螣蛇,西北方瘦長男子。巽象官加白虎,東南上肥胖陰人。

與世刑沖,必是冤仇相聚,與福交變,必然僧道同謀。

鬼遇生扶,慣得中間滋味。官興上下,須防內外勾連。

木剋六爻,窬牆而入。金傷三位,穿壁而來。

世去沖官,失主必曾驚覺。日來剋鬼,賊心亦自驚疑。

子動子宮,問牧童定知消息。福興酉地,見酒客可探情由。

兄動劫財,若卜起贓無處覓。官興剋世,如占捕盜必傷身。

世值子孫,任彼強梁何足慮。鬼臨墓庫,縱能巡捕亦難擒。

日合賊爻,必有窩藏之主。動爻鬼煞,還逢指示之人。

卦若無官,理當論伏。財如發動,墓處推詳。

伏若剋飛,終被他人隱匿。飛如剋伏,還為我輩擒拿。

若伏空爻,借賃屋居非護賊。如藏世下,提防竊盜要留心。

倘失舟車衣服,不宜妻位交重。或亡走獸飛禽,切忌父爻發動。

新增痘疹

六氣司天,寒暑災祥之感應。五行迭運,痘痧瘡疹之流行。

欲問安危,須憑易卦。先察用象旺衰,次究忌神動靜。

生扶拱合,痘長靈根。剋害刑沖,花遭妒雨。

父動則護持乎兄弟,兒孫安得云宜。兄興則為難于妻奴,子姪喜其相遇。

最吉者官安用旺,最凶者鬼旺忌興。

用得長生,百年之內保無虞。原臨死絕,一月之外終有害。

官強而痘難開朗,福旺則花必稀疏。

墓庫不宜臨用,休囚豈可持。

卦現官多,防賊痘之為害。爻臨福聚,慮進補以招殃。

亂動皆非吉,伏吟亦是凶。

子孫發現,當勿藥而自痊。父母交重,縱延醫而難治。

財動卦中,宜調脾胃。兄興象內,須理胸懷。

貪口腹而增憂,多為幫官傷世。愛滋味而進食,定因助福生身。

卦遇六沖難起發,爻逢六合好收功。

悶而不發,皆緣用伏加傷。發而不漿,只為官空增制。

原神若壞,縱出現兮不祥。主象受傷,得救護兮無礙。

福鬼若值青龍,方宜痘種。用煞如臨白虎,且慢栽花。

玄武沖世沖身,污婦魘而作變。白虎臨官臨用,火毒甚而未清。

身上虎,須向五行言帶疾。爻中煞,當憑八卦論終身。

金為肺腑,增疼增嗽非宜。火屬心經,發瘡發斑大忌。

木鬼乃風邪未表,水宮而寒食尚停。麻面官乘四土,破碎位遇三沖。

玄武主陰虛黑縮,勾陳應脹悶黃浮。螣蛇木擺似驚風,朱雀火炎真血熱。

白虎同忌煞交重,哭聲將至。青龍會恩星發動,慶賀強來。

定死活于五行生剋之中,決輕重于六神臨持之上。

兒孫滿目未出花,耽許多憂慮。金玉滿堂失教訓,枉費心機。


品味人生資訊網 Copyright © 1998 . All Rights Reserved.
1998.9.28 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