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toplulu.com www.toplulu.net

陽宅的氣

陽宅的氣說,主要有納氣說和氣色說。

納氣說包括兩方面,一為地氣,一為門氣。地氣及閘氣都旺,方可得到福貴。如果地氣衰而門氣旺,地氣旺而門氣衰,則不吉。

按五行相生相剋的觀點,凡氣從克方來,則宅受克,宅內之人變染兇氣。凡氣從生方來,則宅受生,宅內之人變沾吉氣。氣以宅外的道論而論,直接朝向宅的路被稱為來脈,橫路比作界水。又以八卦方位名氣,有乾氣、坤氣等。陽宅若得天之旺氣,地之貴氣,必然富貴。

氣色說即望氣辨吉凶。

陽宅之禍福,先見乎氣色。凡屋宇雖舊,氣色光明精彩,其家必定興發。屋宇雖新,氣色暗淡灰禿,其家必敗落。又步入廳內,廳內雖無人,但有烘鬧氣象,其家必大發旺,若步入廳內有人,有陰森特甚,若無人聚立其間,其家必漸敗絕。入門,似覺有紅光閃爍,其家必成巨富。倘紅光若火焰帶煙氣,則主火災,倘黑氣彌漫如霧如煙,則主橫禍。倘白氣滿屋,若淡煙,其家必有死亡。喜氣從帶黑氣,旺運將衰禍將至。若帶白氣,必有孝服。黑氣中微露彩色,禍將退盡。白氣中帶彩色,孝服中交有喜樂事。夜靜天朗,望見其家屋上有紫氣紅光,必生貴子。夜分子時,月明星稀,望見五彩之氣,其下必有大貴。若氣下大上尖,或橫或散,仍是偽氣。

宅:

宅,其名稱本身就有風水意義。《釋名》說:“宅,擇也,言擇吉處而營之也。”

對宅的外環境,先哲很講究。《左傳》記載,齊景公要為晏子更換住房,說:“子之宅近市,湫隘囂麈,不可以居。”

晉代就有了相宅者。《御覽居處》引王隱《晉書》說,魏舒從小喪父母,住在外祖父甯氏家,“寧氏起宇,相者雲當出貴。”上党有個鮑瑗,請人相宅,宅修好了,仍有災難,術士淳于智批評原來的相宅者說:“此人安宅失宜,既害其身,又令君不利。君舍東北有大桑樹……”

修建房屋要注意方位。《淮南子》記載,魯哀公“欲西益宅”,史官力爭,認為不祥。《風俗通》對此解釋說,宅的西邊不宜修築或擴建房屋,因為西方為上,是尊者所處之地。

據說,宅上有氣。封建史書中,凡是大富大貴之人出生時,宅上有吉祥之氣不散。宅上的氣有紅、白、黑、青等。凡宅上有赤氣,家有泛財。有白氣,家財不保。有黑氣,家人伏法。有青氣。家中有銀。

歷史上的名人之宅,都選在風水寶地。如百里溪、范蠡、鄭玄、陶潛、謝玄、嵇康等人的宅地都被人專誦千年,傳聞光武的舊宅在六安縣,靠近白水,取龍虎白水之義。風水先生認為最好的陽宅有兩處,一為山東曲阜孔子舊宅,地居泰山下之下,沫泗二水交流,乃是平原得水之貴格,故子孫福祚綿遠,千萬年不絕。一為江西龍虎山張道陵舊宅,有青龍白虎盤踞之勢。

宮室:

現代人的觀念中,宮是比較高貴的場所或建築。在上古,宮是一般的住宅,老百姓的房屋也可以稱作宮。宮室可以並稱,宮與室同義。

宮室的起源,《墨子辭過》有記載:“古之民未知為宮室時,就陵阜而居,穴而處,下潤濕傷民,故聖王作為宮室。為宮室之法,曰:室高,足以辟潤濕;邊,足以圉風寒;上,足以待霜雪雨露。”這段文字說明,上古的宮室是傍山陵阜而建,用以避濕避風。

春秋時代,宮室一般是坐北向南,宮有院牆,門內有院子,院內建築偏北,設有堂、室、房。

關於宮,歷史很講究地點。《史記》記載“玄武危主宮室”。樗堣l選擇葬地,預言將來百年之後將有矢子子宮在其墓地兩旁。漢武帝到河東巡遊,見有許多鳳凰棲息在某處,便下令在那塊地方修建步壽宮,取吉祥意。唐高宗原來的住地潮濕,患了風痹,他就下令修建大明宮,建造在高岡上,南接京城之北。唐高宗在晚年住在上陽宮,傳說在修上陽宮時,從土中挖出了盛有雙鯉的銅盆,並刻有“長宜子孫”四個篆字,高宗認為住在此宮,可以中興。

先民對宮的顏色和作用也有講究。《神異》記載:“東方有宮,青石為牆,高三仞左右,闕高百尺,畫以五色門,有銀榜,以青石碧鏤題曰天地長男之宮。西方有宮,白石為牆,五色玄黃門,有金榜,以銀鏤題曰天皇女之宮。西南有宮,以金為牆,闕有金榜,以銀鏤題曰天皇之宮。南方有宮,以赤石為牆,赤銅為門,闕有銀榜,曰天地中女之宮。北方有宮,以黑石為牆,題為天地中男之宮。東南有宮,以黃石為牆,以黃榜碧鏤題曰天地少男之宮。西岩下兩邊有陰陽溝,有石羊馬夾道相對。”文中涉及到六個方位(東、西、西南、南、北、東南)、還有“五色門”、又有“中男”“中女”之別,這都是風水觀念的反映。

陽宅選址

人們從事建築,都希望選擇最佳地形,讓建築物處於最佳環境之中。

建築物要與大自然和諧。

先哲主張陽宅先在近山傍水、土肥草美之處。《管子乘馬》說:“凡立國都,非於大山之下,必於廣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溝防省。”《管子度地》又說:“聖人之處國者,必於不傾之地,而擇形之肥饒者。”

先哲主張綜合考察陽宅基址。《左傳》記載,魯襄公二十五年,楚蘇掩提出“書土田,度山林,鳩藪澤,辨京陵,表淳鹵,數疆潦,規偃瀦,町原防,牧隰皋,井衍沃。”

唐代詩人杜牧有詩雲“九華山路雲遮寺,清弋江村柳拂橋。”這是對成住環境的最好描述。雲霧繚繞的九華山路,古寺古廟時隱時現。綠水環抱的青弋江村,春風楊柳輕拂橋面。橋,就是水口的出處。村,在綠樹和曲水環抱之中。遠處有大山為屏,近處有路有橋。山、路、雲、寺、村、柳、橋、江組成了一幅動靜結合、生機勃勃的陽宅選址。

風水觀念對待陽宅基址有一套複雜的相法。在山區,看山勢龍脈。脈大勢大力大。脈氣為本,砂水為用,氣局兩全,繞為福地。在丘陵地帶,選址欲其寬廣平夷,四面拱衛,無空缺凹陷,既要地大寬闊,又要藏風得氣。山地觀脈,脈氣重于水。在平原,看起來似乎沒有龍脈,風水先生卻說土地高一寸即龍,大小田埂都是龍,還可以看水,有訣雲:“凡到平洋莫問蹤,只看水繞是真龍。”平地觀水,水神旺於脈。

住宅不能建立在山脊或山谷出入口。

住宅南方應有空地。

住宅不要建在廢井之上。

住宅不要修在丁字路口面對公路的地方。

住宅不要建在死胡同。

住宅帝邊有廟宇,不吉。

住宅南方若有高山,此家必有儒腐的讀書人。

門前宅後,必有巷道。

橋樑是過水的設施。

宅前堆有石頭,家人易感冒,好人心痛。

住宅西南有十字路交點,此家婦女性欲強。

住宅東北有十字路口,影響生育。

宅的四周是路基,落囚字訣。

宅前道路呈圓弧形、S形,家業不興。

陽宅的水環境:

陽宅四周的水分為六種,第一是朝水,如九曲水、洋朝水。第二是環水,如腰帶水、彎弓水。第三是橫水,如一字水。第四是斜流水。第五是反飛水。第六是直去水。

陽宅周圍的水影響人的吉凶。

秀水繞前橫過,主清閒樂和。

秀水朝門,主發橫財。

水近割門,主人不安。

水直沖門,主人離散。

此外,對水溝、池塘、水井都有禁忌。

水溝是居宅內的水陰溝,宜暗藏不宜顯露。掘溝導水宜順地勢,按子位屈曲而出,則氣不流散。若直瀉前去,則財不聚。開門放水,財散不住。對門放水,亦不聚財。水于兩旁,富而悠長。凡丙午向,溝水宜從前天井右邊辛方回流,中天井從庚方回流,後天井從乾方回流。如幾宅並排居住,宜在門外橫鑿一溝。

池塘是居宅取水排水之處。凡塘成四方形,興旺禎祥。塘似覆釜,富貴無量。屋大池小,男孤女夭。屋小池大,財帛流散。門前塘大,人壽不長。屋後塘大,少年傷亡。此外,前塘直長、後塘窄小、前後夾塘、大塘並小塘、上塘過小塘、屋內有池塘、塘中起水亭、塘中有小山、塘水似黃泥,都屬凶格。

水井是用水來源。開需要水之方。吉方開井,生聰明之子。天干位上吉,地支位上不宜。

宅前有半圓形池塘,圓方朝前,可能會發橫財。

宅前池塘的尖角對家門,容易生病。

多建房屋而填塞溝井,難保長久。按,填塞溝井可能會破壞生態,但是,該填就得填。不能因為一溝一井,影響村鎮建設。

宅與宅之間的關係

風水很講究住宅與住宅之間的關係,有許多禁忌。

民間習俗說:“平行幾家建房,必須在一條線上,俗叫一條脊,又叫一條龍,又必須同樣高低。若有錯前的,叫孤雁出頭,屋主會喪偶。若錯後叫錯牙,小倆口會不安。若高低不同的,叫高的壓了低的氣。左邊的房子可以高於右邊的房子。絕不允許右邊的房子高於左邊的房子。俗規是:左青龍右白虎,甯叫青龍高萬丈,不讓白虎抬了頭。在同一院內,即使是自家蓋房子。否則叫奴欺主。”

宅前不宜有無人居的破屋。

住宅大門正對別人的屋角,住宅有凶。

若別人家圍牆角對自家門,叫泥尖煞。若角對左邊,對男人不利,角對右邊,對女人不利。

陽宅結構

古人建城,方圓九堙A每邊三個門,城中道路有九經九緯,王宮門外的路邊分別是祖廟和社,前面是朝,後面是市。夏代有世室,室分中央室、四隅室,用白灰粉刷。殷人有屋,堂南北長七尋,基高三尺。周人有明堂,宮中以尋為度,野地以步為度,道途以軔為度,路門內外分別有九室。

上古的陽宅,主要強調的是工整、對稱。如和營建城、北京故宮,都是方方正正,有中軸線,有中心點,給人以莊嚴的感覺。

房屋的結構有許多特定名詞。

凡舊屋前後新連接的謂之插翅房。

房後左山頭又蓋小屋謂之單耳房。

新舊相接不成宅體謂之偏身房。

堂房左右俱蓋小屋謂之雙耳房。

堂房前後或蓋一小屋謂之卜丁房。

舊房露出樑柱謂之露脊房。

舊房被水浸爛謂之赤腳房。

舊房開門窗太多謂之漏星房。

有堂無室謂之孤陽房。

房屋雙分為金木火土五形。

金形,欲其屋宇光明,牆壁嚴整,四簷相照。

木形,欲其屋脊高聳,牆垣起伏,四簷拱照。

水形,俗其屋宇整潔。

火形,屋宇藏風,屋脊不見尖聳。

土形,屋宇方正,四簷齊平,牆無缺陷。

陽宅的尺寸有一定的規制:

陽宅往往以步代尺,作為長度單位。四尺五寸為一步(按:這是古代的工部木尺,與現代的市尺有別),九尺為二步。一步起為建,二步為除,三步為滿,四步為平,五步為定,六步為執,七步為破,八步為危,九步為成,十步為收,十一步為開,十二步為閉,十三步為建,十四為步為除。

這些步子又有吉凶。建為元吉,除為明堂,滿為天刑,平為捲舌,定為金櫃,執為天德,破為沖煞,危為玉堂,成為三合,收為賊劫,開為生氣,閉為災禍。其中,建滿平收黑,除危定執黃,成開皆可用,閉破不相當。

這些步子是怎樣運用呢?凡宅寬,須不犯滿平收閉;宅長,須按除定執開,如果宅居的步數合除定執危開建,則早生貴子;衙門步數合除定危開執建,則加官進爵。學堂、人館類推。

對於陽宅結構的論述,主要偏重於民間住宅。

住宅基地要前高後低,不宜後高前低,基地前窄後寬,富而貴。基地前寬後窄,錢財少。基地呈三角形,人財兩空。基地四角都欠缺,絕對不能住,住宅基地呈正方形,吉。

圍牆

住宅,自成一個“世界”。圍牆就是這個“世界”的界限、標誌。圍牆反映住宅的風貌和衰容,也關係到住宅的安全和舒適。《周禮》雲:“牆厚三尺,崇之。”《易林》雲:“千仞之牆,禍不入門。”

住宅最好呈正方形,圍牆最好呈曲線或圓狀。按:這是取“天圓地方”之說,以達天天人合諧之義。

住宅的圍牆不宜有縫隙。

圍牆上不宜爬滿野藤。

圍牆上不宜開大窗。

不可先做圍牆再蓋房,否則犯囚字訣。

圍牆的簷蓋不宜寬過兩尺。

住宅大門兩邊的牆應相等,高低寬窄應適宜。

城市形勝

悠久的歷史,眾多的民族,幾十個朝代和政權的興替,隨之產生了豐富的都城文化。都城是政治的中心、經濟的樞紐、軍事的城堡,因此,在地理上必須很講究。選擇城址,一定要考慮自然條件,諸如山川地利、水土物產、氣候風景、都要精心分析。這樣,就產生了者城風水的理論和實踐。

古漢語中,“國”字往往者城的代名詞。《呂氏春秋慎勢》說:“古之王者,擇天下之中而立國。”

一般情況,都城簡稱為都。《釋名》說:“都者,國君所居,人所都會也。”都城又稱京師。《公羊傳》說:“京師者,天子之居也。京者,大也。師者,眾也。”

夏朝、商朝的都城稱邑。如夏邑、商邑。周朝至京朝,都城多被稱為京師。

建築城邑、住宅是很嚴肅而重大的事情。從考古看,殷商的卜辭中有許多關於建築的記載,如“王乍邑?帝若?”(王要建邑?上帝同意嗎?)“王有石才鹿北東,乍邑於之?”(王有石在鹿地的東北,作邑於此。)這些卜辭是問修城邑有沒有禍祟?方向合不合適?

殷商的城建頗具規模,從鄭州和安陽發掘的遺址看,基址的朝向接近磁鍼的正方向,即正南北向或正東西向。基址底部呈水準狀。這些說明當時已經掌握了測定方向的水準的技術。

風水關於都城的建築觀念,與般的陽宅理論基本相同,只是有兩點區別:

一是求大。都城基址必須選擇大環境,地大、山大、明堂大、水的彎曲大,只有容易大,才能修建龐大的都城。

一是龍脈集結處。繆希雍《葬經翼》說:“關中者,天下之脊,中原之龍首也。翼州者,太行之正,中條之幹也。洛陽者,天地之中,中原之粹也。燕都者,北隴盡,鴨綠界其後,黃河挽其前,朝迎萬派,擁護重複,北方一大人也。之數者自三代以來靡不為帝王之宅,然興衰迭異者,以其氣有去來之不齊也。”這段話講的是西安、洛陽、北京的龍脈地形,特別推崇北京,因為作者所處的明代都城在北京,所以向封建統治者獻媚。

下面從風水的角度,介紹古代都城的營建情況。

北京:

北依山險、南控平原。

北京是我們偉大祖國的首都。它有3千多年的歷史,周武王封堯的後代于此,當時叫薊丘,後來成為燕國的國都。遼代以北京為陪都,稱燕京或南京。金代於1153年遷都北京,改名為中都,從此成為全國的政治中心。元代以北京為大都,以“前朝後市,左祖右社”的原則建設北京,奠定了北京城的規模。明初定都應天(今南京),為了殺元代的王氣,拆除了元朝的宮殿,把北城牆向南推移。明成祖遷都北京,為了體現皇權的核心地位,把全城的中軸線向東推移了150米,新建的宮殿都在中軸線上,又線上北堆築了一座景山,用以鎮元代殘餘的王氣,以便明代長治久安。清代仍以北京為都城,增建了地壇、日壇、月壇,用以祭祀。北京城南面有天壇,北面有地壇,東南有日壇,西面有月壇,分別表示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

北京之所以歷來成為軍事重鎮、政治中心,這與其地理形勢有關。它地處華北平原與西北蒙古高原、東北松遼平面之間,西北是燕山山脈,西南是太行山脈,南面是華北平原,東面是渤海灣。山東半島和遼東半島環抱渤海,成為拱衛北京的屏障。北京北依山險,南控平原,處於北京小平原、南方大平原、北方山地之間,必然引起歷代先哲的重視。

元代蒙古貴州巴圖南曾對忽必烈極力推薦北京,《元史巴圖魯》記載巴圖南語:“幽燕之地,龍蟠虎踞,形勢雄偉,南控江淮,北連朔漠。且天子必居中以受四方朝覲,大王果欲經營天下,駐蹕之所,非燕不可。”於是,忽必烈決定定都于燕。

元代的士人都知道北京的地理位置重要,陶宗儀在《南村輟耕錄》描述北京“右擁太行,左注小夥子海,撫中原,正南面,枕居庸,奠朔方。”

明初,朱元璋攻下北平(北京),詢問大臣可否在此建都。臣僚們認為這是元代亡國之地,王氣已盡,不宜建都。翰林修撰鮑頻說:胡主起自沙漠,立國在燕,及是百年,地氣已盡。南京興王之地,不必改圖。

明成祖在靖難之役趕走明惠帝后,他不願意到南京去當皇帝,有意留在北京。因為北京是他的封地(時稱燕京),龍潛於此,多有經營。上有所好,下必應之,他的臣僚紛紛表示贊同。《明實錄太宗實錄》記載群臣上疏:“伏惟北京,聖上龍興之地,北枕居庸,西峙太行,東連山海,俯視中原,沃野千里,山川形勢,足以控制四夷,制天下,成帝王萬世之都也。”

明人普遍認為定都北京是明智之舉。萬曆年間修撰的《順天府志》卷一雲:“燕環滄海以為池,擁太行以為險,枕居庸而居中以制外,襟河濟而舉重以馭輕,東西貢道來萬國之朝宗,西北諸關壯九邊之雉堞,萬年強禦,百世治安。”

明末,朱明政權江河日下,大廈將傾。有些風水先生認為應歸罪於明成祖遷都北京,明代都燕200年,英宗被俘,武宗被圍陽和、李自成圍京師,多災多難,政局一直不穩。

北京離北邊的邊界太近,確實造成明政權時有不安。但是,明政權衰敗的原因不在地理,而在封建統治者。如果不是這樣,清朝怎麼能繼續在北京建都二百多年?現在,北京正在全國、全世界發揮它的巨大作用。

南京:

南京的西面有座石頭城,故址在今南京清涼山,像一個蹲著的老虎,東面有鐘山,像盤曲的臥龍。所以,歷來的人們稱南京為“虎踞龍盤”。這個稱呼由來已久,據晉代張勃的《吳錄》,劉備派遣諸葛亮到南京,諸葛亮歎道:“鐘山龍盤,石頭虎踞,此帝王之宅。”北周庚信在《哀江南賦》雲:“昔之虎踞龍盤,加以黃旗紫氣。”唐代劉知幾在《史通書志》解釋說:“虎踞龍盤,帝王表其尊極。”唐代李白在《永王東巡歌》雲:“龍蟠虎踞帝王州,帝子金陵訪古丘。”可見,“虎踞龍盤”一詞已為人們認同。

南京先後有不少王朝和政權在此建都。三國的東吳以及後來的東晉、宋、齊、梁、陳連續在此建都,史稱六朝古都。以後,南唐、明朝、太平天國辛亥革命、蔣介石國民政府都在此建都。

南京的名稱多有變化,戰國時楚置金陵邑,秦稱秣陵,東吳稱建業,晉及南朝稱建康。明稱南京,南唐和清朝稱江寧府,太平天國稱天京。

南京地勢險要,四周是山,北高南低,易守不易攻。西邊有秦淮河入江,沿江多山磯。從西南往東北有石頭山、馬鞍山、四望山、盧龍山、幕府山,東北有寧鎮山脈的最高峰鐘山,北邊有富貴山、覆舟山、雞籠山,南邊有長命州、張公州、白鷺州等沙州形成夾江,這些天然屏障拱衛著南京,使得歷代統治者都很看中這塊寶地。

不僅如此,南京還處在經濟發達和交通便利大環境中,東南的太湖平原和錢塘江流域是資源豐富的糧倉,形成了很好的經濟基礎。沿江可上溯到九江、武漢,沿江下行可到上海,加上秦淮河與太湖水系,使得南京四通八達。

據說,早在西元前333年,楚威王滅越,在今清涼山築城,又埋金以壓王氣。

元末朱元璋起兵,儒士馮國用、陶安、葉兌紛紛主張取南京而定天下。《明史馮國用傳》記載馮對朱元璋說:“金陵龍蟠虎踞,帝王之都,先拔之以為根本。”朱元璋曾命儒士為鐘山賦詩,鄧伯言雲:“鼇足立四極,鐘山一蟠龍。”這是一句極贊南京有帝王之氣的詩,朱元璋拍案大聲叫絕,鄧件言以為太祖發怒了,嚇得半死。

朱元璋聽從了儒士的建議,由劉基等人相地,精心營建南京。《明實錄》卷21記載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朱元璋修築城牆和宮殿的情況:“八月,庚戌朔,拓建康城。初,建康舊城西北控大江,東進白下門外,距鐘山既闊遠,而舊在城中,因元南台為宮,稍卑隘。上乃命劉基等蔔地定,作新宮于鐘山之陽,在舊城樂白下門之外二堻\,故增築新城,東北盡鐘山之趾,延亙周回凡五十餘堙C規制雄壯,盡據山川勝焉。”

明代的封建文人認為,天下能夠作為帝王之都的地形不過兩處,一是南京,一是北京。《日下舊聞考》引明代《楊文敏集》雲:“天下山川形勢,雄偉壯麗,可為京都者,莫逾金陵。至若地勢寬厚,關塞險固,總扼中原之夷曠者,又莫過燕薊。雖雲長安有崤函之固,洛邑為天下之中,要之帝王都會,為億萬年太平悠久之基,莫金陵、燕薊若也。”所以,明代一直有建都北京還是建都南京之爭,明成祖後來終於遷都北京,但仍在南京留下了一套中央機構,負責南方事務。

太平天國也存在定都北京還是定都南京之爭。洪秀全執意定都南京,認為南京地連三楚,勢控三江,群山屏圍,長江襟帶,鐘阜有龍蟠之像,石城有虎踞之形。1853年,太平天國定都南京,1864年又被湘軍攻陷,農民革命慘遭失敗。許多史學工作都認為太平天國不應當定都南京,而應當銳意北伐,直取北京,奪取全國勝利。定都太早,只能使革命意志衰退。

風水先生對南京的龍脈走向有過描述。李思聰在《堪輿雜著》談南京尋龍時說:“若南京牛首之龍,自瓦屋山起,東廬山至漂水蒲堙A生橫山、雲臺山、吉山、祖堂山而起牛首雙峰,特峙成天財土星。左分一枝,生吳山至西善橋止,複於肘後逆上,生大山、小山。右分一枝,生翠屏山,從爛石岡落,起祝禧寺,至安德門,生雨花臺,前至架,岡門上方門而止。”這一套說法很煩瑣,我們切不可拘泥。

西安:

南阻秦嶺、北濱渭河。

西安,古代稱為鎬京、長安,它是我國著名的古都。西周以豐、鎬為都,秦以咸陽為都,均在西安附近。西漢、新、西晉、前趙、前秦、後秦、西魏、北周、隋、唐都在西安建都。東漢、曹魏、後唐都在西安建有陪都。

歷代統治者之所以看中了西安,這與西安的地理形勢有關。西安地處關中平原,南阻秦嶺,北濱渭河,氣候溫和,土地肥沃。《史記留侯世家》記載漢代張良對西安的讚譽:“夫關中左崤、函,右隴、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饒,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獨以一面東制諸侯。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西給京師;諸侯有變,順流而下,足以委輸,此所謂金城千進而,天府之國也。”

咸陽緊鄰西安,秦朝建都咸陽。咸陽在九山南、渭水北,山水俱陽,故名咸陽。秦朝修建咸陽,運用了天體觀念。把渭河比作天體的銀行“天漢”,以各座宮殿比作星座,四周有許多通道,咸陽宮居中,形成了眾星拱辰,屏藩帝都的格局,體現了“萬世一系”的秦帝國都城的宏偉和尊嚴。

隋朝立國後,放棄了原來的長安城,在東南另建新城,《隋書文帝紀》記載:“此城從漢以來,凋殘日久,屢為戰場,舊經喪亂,今之宮室事近權宜,又非謀筮從龜,瞻星揆日,不足建皇王之邑。”於是,選擇了“山川秀麗、卉物滋阜、蔔食相土”的龍首高原建新城。長安新城南對終南山及子午穀,北臨渭水,東有、灞二水,城西一片平原。宮城在城市中部偏北,宮殿坐北朝南,“南面稱王”。當時稱為大興城。

唐代改大興城為長安,並且增修宮殿。唐朝皇帝認為隋朝的宮城建築所處地勢偏低,便在東北龍首原高阜上新建了大明宮,又在城內修建了興慶宮。整個長安城佈局工整,它以南北禦道——朱雀大街為中軸線,東西兩邊各有54個坊和一個市,表現出對稱美。長安城的格局對北京城的建築形式是有影響的。日本的奈良和京都是仿照長安城興建。

洛陽:

天下之中、山河拱戴。

洛陽號稱九朝故都。先後有東漢、曹魏、西晉、北魏、隋、唐(武后)、後樑、後唐、後周在洛陽建都。

洛陽位居“天下之中”,八方輻湊。它北臨邙山,南系洛水,東壓江淮,西挾關隴。它有群山環繞,東據虎牢關,西控函谷關,北通幽燕,南對伊闕。人稱“山河拱戴,形勢甲於天下”。

風水先生認為洛陽是龍脈集結處。李思聰在《堪輿雜著》論洛陽龍勢時說:“洛陽,即今之河南府也。從嵩山而來,過峽石而北,變作岡,龍入首後,分一枝結北邙山托於後。山雖不高,蜒蜿而長頓。起首陽山,分出一枝至黑石關為水口,中擴為堂局,而四山弘農,好陽諸澗,乃左界水,流入黃河,繞於北邙之後。洛河悠揚,至蛩縣而與黃河合,一大聚會也。”

早在西周初年,洛陽就被周公看中了,並且以都城的規模進行勘測。《尚書》記載周公攝政的第五年,以占卜的形式相洛邑。“予惟乙卯朝至於洛師,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澗水東、水西,惟洛食,我又卜水東,亦惟洛食。”《尚書》又記載“成王在豐,欲宅洛邑,使召公先相宅,作召誥。”洛邑是當時世界上最早按照事前周詳規劃而建築的城市。分元前770年,周平王遷都洛邑,這是洛陽作都城之始。洛陽有伊、洛、澗、四條河流貫穿其間,它在洛水之北,從戰國開始,人們稱洛邑為洛陽。洛邑在戰國之前稱王城,位址在今洛陽以西。

東漢至北魏,都城建在今洛陽以東的白馬寺。隋唐時,洛陽大加擴建,隋煬帝、武則天以洛陽為東京,經常住在洛陽。據說,隋煬帝、武則天以洛陽為東京,經常住在洛陽。據說,隋煬帝對洛陽的地形很欣賞,李吉甫《元和郡縣圖志》記載:“初,煬帝嘗登邙山,觀伊闕,顧曰:‘此非龍門邪?自古保因不建都於此?’僕射蘇威對曰:‘自古非不知,以俟陛下。’帝大悅,遂議都焉。”

開封:

北據燕趙、南通江淮。

開封,在戰國時魏國建都稱大樑,五代後樑建都稱為東都,後晉、後漢、後周在北建都稱為東京,宋代在此建都稱為汴京。因此,開封被稱為六朝故都。

開封位於黃河中游的南岸,地處中原和華北大平原的西部邊緣。它北據燕趙,南通江淮,西峙嵩嶽,東擠青齊。它的附近是一馬平川,無險可守。它之所以被統治者看中,關鍵在於它處在經濟富庶之地,交通方便,利於居內控外。

風水先生對開封的地形並不推崇,但對城內的建築卻自有見解。《揮塵後錄》記載了北宋徽宗趙佶相信茅山道士的風水觀,並且付諸實踐。其文:“元符末,掖庭訛言崇出,有茅山道士劉混康以法符水為人祈禳,且善逐捕鬼神,出入禁內,頗有驗。佑陵登極之初,皇未廣,混康言京城東北隅,形加少嵩,當有多男之祥,始命為數仞崗阜,已而後宮占熊不絕,上甚喜,由是崇信道教,土木之工興矣,一時佞幸,因而逢迎,謁國力經營之,是為艮嶽。”

杭州:

天目餘脈、山青水秀。

杭州,舊稱臨安,五代的吳越國和南宋在此建都。

杭州位於錢塘江的北岸,大運河在此與錢塘江相交。它的西北是天目山,西南和東南是龍門山和會稽山。它風景如畫,封建統治者很樂意陶醉在湖光山色之中,所以在此建都。以至於宋代詩人林升斥責道:“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遊人醉,只把杭州作汴州。”

有關杭州的風水,田汝成在《西湖遊覽志》記載明正德三年(1508)郡守楊孟瑛所述:“杭州地脈,發自天目,群山飛翥,駐於錢塘。江湖夾挹之間,山停水聚,元氣融結……南跨吳山,北兜武林,左帶長江,右臨湖曲,所以全形勢而周脈胳,鐘靈毓秀於其中。”

李思聰在《堪輿雜著》論杭州幹龍說:“杭州幹龍自天目起,祖遠不能述。從黃山大嶺過峽後,一枝起南高峰,從石屋過錢糧司嶺,起九曜山,越天山,過慈雲嶺。起禦教場、勝果山、鳳凰山,過萬松嶺,起吳山入城。一枝起北高峰,從桃園嶺青芝塢跌斷,起岳墳後烏石山,從智果山保叔塔入城,來龍沿江而下,皆自剝星巒遮護,隔江諸峰,遠映護龍,直從蕭山至海門。坐天弧天角星,從別子門石骨渡江,起皋亭諸山,作下砂兜轉。右界水自嚴州桐廬流入錢塘江;左界水自余杭西溪流入官河,惜兩界公流未河,城中諸河塞阻穢濁,脈絡不清。”

銀川:

四塞險固、賀蘭作屏。

銀川,西夏王朝的都城,從西元11世紀到13世紀,作為都城長達189年,稱作興州。
銀川西北有賀蘭山之固,黃河繞其東南流。四塞險固,可攻可守。

銀川作為夏都,有個神奇的傳說。《西夏書事》卷十記載,西元1017年,“夏六月,有龍見於溫泉山(即今賀蘭縣暖泉以西的賀蘭山),山在懷遠鎮北。(李)德明以為瑞,遣官祀之,於是有遷都之意。”到了西元1020年,夏太宗李德明遷都懷遠鎮,改名興州。

賀蘭山山勢雄偉,林草豐美,經濟富庶,交通便利,這是夏在銀川建都的根本原因,所謂“龍瑞”,不過是風水附會而已。

城市形勝的類型

我國的城市與地理形勢的關係,大致有以下幾類。

群山環抱類。如蘭州地處黃河上游,四周群山綿亙,特別是皋蘭山似天然屏障橫臥在城南,各式各樣的古建築依山就勢,層層相因。如烏魯木齊位於天山北麓,四面環山,東面巍峨的柏格達冰峰的山腰有一湖碧綠的天池。如河北承德在群山包圍之中,山上林木茂密,山中一塊綠草如茵的平原和一泓湖水。盛夏時節氣候涼爽,清朝統治者在此修建了避暑山莊。

三面環山、一面臨水類。如昆明在群山之中網開一面,著名的滇池增添了城市的美色。如青島三面是山,一面臨海。

三面環山、一面平原類。如鄭州北有太行,西依邙山,西南為嶽蒿山,東北是華北平原。

依山傍水類。拉薩在雅魯藏布江支流拉薩河北岸,旁邊高聳著普陀山,布達拉宮依山而建,氣勢雄偉。大理位於點蒼山下、洱海之濱,周圍是一片扇狀平原。長沙位於湘江之濱,西岸有蔥蘢的嶽麓山。泉州位於晉江入海處,市北有清源山。

水口交合類。常德在沅水入洞庭湖處,湘西物資在此集散。武漢在長江和漢水的匯合處,市內有龜蛇二山。上海在長江入海處。寧波在甬江上游鄞江與姚江兩河交叉處。

臨水類。無錫在太湖之濱。福州濱海,市中心有於山。南昌在贛江下游、鄱陽湖西南岸。

作為一個城市,可以不靠山,但一定要臨水,無水則不能生存。如果有山靠則更好,可以防止水淹,又可以取得木材資源。風水原則是對城市形勝的概括,城市的興建應當考慮風水原則。我們應當認真總結歷代的城建經驗,採用最佳原則建設現代化城市。

寺觀:

天下名山僧占多,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佛教佔有峨眉山、普陀山、五臺山、九華山。道教佔有青城山、武當山。凡是名山,都有宗教寺觀。一般說來,寺是佛教供佛、觀是道教供仙。廟是統稱,供神。

為什麼僧侶要佔據名山呢?因為名山風水好,能吸引遊人。遊人越多,香火越旺。再則,市井已被世俗貴族龔斷,僧侶們只好到山間尋找歸宿。山間最適宜僧侶修行。

早在東晉,慧遠法師就在廬山“選精舍,盡山林之美”。到南朝時,其風日盛,“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僧人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雲遊天下,一方面是布教,另一方面是選擇吉地。唐代自在禪師曾經“命弟子至江南選山水佳麗處,將以終老。”佛、道之間為了爭奪四川青城山,大動干戈,一直鬧到朝廷,由皇帝出面才解決。

佔據了名山,還要善於選擇修建寺觀的地點。《園治相地篇》提出:“略成小築,足征大觀”,這就是說要使寺廟和名山形成“千山抱一寺,一寺鎮千山”的佈局。應當以點控面,點面結合,善於選擇制高點、轉捩點、空白點,使寺廟選擇在最佳位置。

寺觀要處理好山水相依的關係,“山以水為脈,水以山為面”,“山得水而活,水得山而媚。”依山面水,善於借景、讓景,巧用自然地形,使建築與自然相協調。

寺觀多選在山頂極峰,或者半山腰,或者依傍懸崖峭壁,這樣便於極目遠眺、俯臨凡界。同時可以超世脫俗,表現出神秘的色彩。人們仰看半天雲中的寺觀,就會想到它是神與人的媒介、是天帝到人間的中轉站,是非常神聖的地方。從而提高寺觀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

寺觀建築往往採取“土包屋”的形式,即三面群山環繞,奧中有曠,南面敞開,寺廟隱于萬樹叢中的幽深之處,這樣可以藏氣避風,十分雅靜。敞開的一面是明堂,是進出的場所。

寺觀建築又採取“屋包山”,即寺廟沿山坡覆蓋,背枕高峰,拾級而上,氣宇軒昂,一片黃澄。

寺觀建築還採取虎踞龍盤之勢,背倚大山,兩翼側嶺遠遠回抱如襟帶,又像伸開屈抱太極的雙手。

寺觀最基本的建築原則是因其自然,相彰得益。不可擅動土方,不可亂砍林土,以免傷害了地脈,跑了生氣。

我國寺觀很多,蘇州的虎丘山園林善於綜合處置地貌,在兩丘間的上山香道上點綴著幾處小景,以提高人們的遊興。以千人石廣場為中心,作為風景集中區域。在西面山上修建了樓臺亭閣,作為用以遠眺的觀賞區。東山和後山幽靜隱秘,別成天地。虎丘山上建有虎丘塔,被整個風景區簇擁,十分突出。

四川灌縣二王廟建在山勢陡急的玉壘山麓,前面緊貼都江古堰。修廟時,為了讓出空間和增加氣勢,特將山門退至山坡上,又在路上修了小巧美觀的牌樓門,用以烘托山門。

山西五臺山的佛光寺坐落在山坡上,兩側有峽谷,穀對面又是高山,這種地勢,風水先生稱為“二龍戲珠”,因為佛光寺被兩條形似蛟龍的峽谷環繞著。這堥水方便,又不會因山洪淹沒。寺的西南有一口井,常年不涸,風水先生說這井通著東海龍王宮殿。

湖北武當山建築也講究風水。傳說明永樂十年(1412),明成祖朱棣命令工部督促30萬人在武當山修建道教觀宇。朱棣先後下旨說:“爾往審度其地,相其廣狹,定其觀制,悉以來聞,朕將卜日營建其體。”“今大嶽太和山金頂砌造四周牆垣,其山本身分毫不要修動,其牆務隨地勢高下。”這就是規定,建築群要根據山嶽來確定建築用地,建築物要隨地勢因地制宜。在所有的出家人中,以道教的道士最擅長風水,他們撰寫風水書籍,傳播風水觀念,收帶徒弟,堅持實踐。所以,道教的宮觀是最講求風水的,一般都選在風水最好的地方。道士們信奉陰陽五行學說,宣揚生死造化,必然會派生出一套風水理論與實踐。

道教于晉代四川青城山修了上清宮,於北魏在山西琱s修了懸空寺,於唐代在陝西華山修了長春洞,又在湖北五當山修了五龍祠,還在安徽齊雲山修了石門寺,福建武夷山修了天寶殿, 於宋代在山東嶗山修了太清宮。這些地方風水極佳。

佛教是外來教,僧人不太講究風水。但是,任何外來文化一進入中國本土,就必然會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使外來文化變形,成為“半土半洋”的文化。佛教也受到風水觀念的影響,南北朝時,他們寺廟往往修在城鎮之中,如南朝自梁時大興佛寺,樓臺殿宇鱗次相望,後來為了追求風水,佛寺也上山了。在四川峨眉山修了萬年寺,在雲南雞足山修了迦葉殿,在湖北玉泉山修了玉泉寺,在安徽九華山修了化成寺,在浙江天臺修了國清寺,普陀山修觀音院。

許多名山,佛道共同佔有。如山東泰山、湖南衡山。

可以這樣說,沒有哪一座名山沒有寺觀。諸如前面還未提到的安徽黃山、天柱山;浙江的雁蕩山;江西的廬山、龍虎山;廣東的羅浮山;雲南的西山;北京的香山;天津的盤山;河北的蒼岩山;遼寧的千山;江蘇的棲霞山、花果山,等等。只要我們有興趣去考察,一定可以發現許多風奧秘。

文塔:

文塔,又稱文風塔、文峰塔、文筆塔、文昌塔。它盛行於明中葉至清代。一般修得細長,似毛筆插入雲宵,似乎要在蒼天上書寫什麼。文塔修在縣城郊外的山上或村鎮進出口的土丘上。文塔標誌這個地方的人們重視教育,是儒家用來興文運的一種建築形式,同時也是風水觀念的產物。

風水認為,文塔位居水口,乃一邑一郡一鄉水門之華表。修文塔,要先觀水神是否有情。朝水有情,則可貯其元氣。文塔要合六秀,或合貪狼區門星,或受臨官完帶帝旺水,切忌沐浴死墓絕胎水納朝。坐向以去處為向,來處為坐。起天父地母卦而推高以合貪狼,用闊狹中心而推尺寸以合武曲。其丈尺方寸不可克山,否則會克文星,導致文運不昌。修塔要用風水羅盤測向,用羅經中針盤格定三吉六秀宜生旺食神方。文塔可彌補當地文峰低小之缺陷,使當地多出士子。明清的學人個個都想考中科舉,所以許多鄉村都修建了文塔。

湖北鐘祥縣有文峰塔。此塔建在龍山上,塔有22級,達16米,巍峨雄姿,為郢中城東制高點。塔鐵豎有鐵筆一支直刺青天,大有倚天鋪雲,盡寫乾坤滄桑之勢。當地學子見到此塔,由然而生追慕前賢,振興文運的感慨。文峰塔是當地文風熾盛的標誌,也起到了美化山川的作用。據說,此塔是我國現存年代最早的文塔,它創建於唐朝廣明元年(880),重建于明朝洪武二十二年(1389)。

貴州紫雲苗族布依族自治縣有一座文筆鬧堂石塔。它以城北的五峰作為筆架,城東的堰塘作為硯臺,含義是祈求當地學子文運興盛。

陝西韓城縣有個文星塔,修建的目的是為了彌補山川形勢,明朝冷崇在《創建文星塔記》說:“楊公來我縣為官,上任後就遊覽了韓城縣的山川名勝,對韓城的風景非常喜愛。但是感到有所不足的是東北方向的山峰還不夠聳拔,於是與本縣鄉紳士們商議,修建一座浮圖(風水塔)來彌補它。塔上塑了一個魁星像,塔北建了一座文昌廟,於是風景更加完美了。”

安徽省旌德縣城有個文昌塔,是按照風水觀念修建。由於旌德縣城的地形像“五龜出洞”,如果讓龜出走了,就會帶走文運和財氣。又由於縣城西南方有一座形狀似火的梓山,導致城婺g常失火。為了“定龜”和“鎮火”,就在清朝乾隆年間修了這座塔。

有些地方講究氣派,將文塔變為文昌閣、奎星樓,這樣耗資更大,人可以登臨其上。修建這種樓閣,一方面是彌補自然環境的某種缺陷,另一方面是使心理上得到滿足,人們將當地的好運都歸於修建了文樓或文閣。江西《芳溪熊氏青雲塔志》記載:“芳溪四面皆山,東有桐岡相台,西有獅嶺風坡,北有牛洞太山,南有爐峰筆架,其鎮密之勢列如屏牆,惟東南隅山勢平原。”於是,“自雍正乙卯歲依形家之理于洪源、長塍二水交匯之際特起文閣以鎮之。又得萬年橋籠其秀,萬述橋砥其流,於是財源之茂,人文之舉,連綿科甲。”

現在,文塔還大量存在於鄉村,它點綴得山川更加美麗,成為人們旅遊之地,也反映出農村文運興盛的新貌。我們不能因為它是風水的物產物就搗毀它,保留它是有意義的。
 

返回首頁

品味人生資訊網 Copyright ; 1998 All Rights Reserved.